天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名门锦绣 > 508:情意
    穆离觉得她刚刚拍自己额头的那一下,似乎是有些用力过重。他一手握住她的肩膀,控制着她不能动,一手去撩她额头前的刘海,想要看看是不是拍红了。

    他的动作很细致,透着一股子和他练武之人不协调的温柔。尤其是低头仔细检查的时候,眼睛被星光照耀着,竟是说不出的璀璨好看。

    纳兰锦绣有一瞬间被他的眼睛给迷住了,就是那种好看到极致,让人忍不住会目眩神迷的。她眼睛都没眨,就那么痴痴的看着。

    穆离的视力极好,即使在夜间视物,都是能看得分明。今晚的月光不是特别好,但他还是看出了她额头上那个清浅的红印子。

    “你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打自己?”他低头,声线虽然清冷但也透着一股子难以言喻的柔和。

    “我……”纳兰锦绣不知自己是怎么了,竟然开始结巴。

    穆离依然是用眼睛深深的凝视着她,那眼神中含着一丝责备,但更多的还是专注。

    “我,我,我感觉刚才好像有只蚊子落在了我额头上。”纳兰锦绣随口扯了个谎,但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这是什么蹩脚的理由,北疆这个时候哪里还有蚊子?

    穆离当然也听出了这个漏洞,他挑了挑眉头,那样子明显是在说:“这个季节还有蚊子?”

    “也许不是蚊子,是其他虫子也说不准。”纳兰锦绣把自己的谎给圆了回来,心里舒坦多了。北疆这时候也是有虫子的,只不过是比较少罢了。

    正当她心安理得的时候,穆离又说话了:“我耳朵一向灵敏,若是身边真有虫子出没,肯定第一时间能听到。”

    纳兰锦绣想起他们在一起的日子,穆离真的是能在第一时间帮她捉虫。所以她除了晚间睡觉的时候,可能被蚊子咬。其他时候,根本就没有虫子能近身。

    “你要不要这么坦诚啊!”纳兰锦绣无力地说。

    穆离似乎没反应过来,他用试探的语气问:“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纳兰锦绣顿时羞愧的无地自容!她真不知道这块木头脑子里是什么构造,怎么看问题的角度总是这么清奇?他现在应该注意的,难道不是她已经羞愧至极了吗?

    和这样坦诚的人在一起,还真是一个谎都不能说。不然他可不管你是不是善意的谎言,直接就给你戳穿了。纳兰锦绣在心里无力哀叹:“怪不得你长这么大都不得女孩子喜欢,谁喜欢你才是奇怪了!”

    这么想了之后,她心里又十分不舒服。穆离直是直了点,但这是多好的一个人,内心至纯至善,谁喜欢了他那都是福气。

    纳兰锦绣一向是护短的,对穆离和良山就更是了。尤其是穆离,和她同生共死这么多次,他们的关系还真是比亲人更亲密。

    “不管你以后想什么,断断不能再拍自己了。”穆离其实早就发现她有这么个毛病,但凡是遇到棘手的事,或是有想不通的问题,她不会下意识的拍自己的额头。

    他在一旁看着,每次都忍不住想要去看一看,她有没有不经意间伤到自己。但是每一次都被他惊人的自制力,给完全给抑制住了。

    他和她的关系更多的时候应该是主仆,他知道什么是自己该做的,什么又是不能做的。这个界限,在他还没发现她对他有情的时候,他绝对不能踏入。不然很有可能就会万劫不复。

    他就是这么害怕失去。即便是以侍卫的身份守护着她,总也比要远远的看着她好。他们现在似乎比从前亲密了一些,他能感觉到她的信任,那是全心全意的。

    “这都被你发现了。”纳兰锦绣不准备看月亮了,一边往回走,一边笑眯眯的说:“我一直觉得你是块木头,连自己的事情都懒得用心,却没想到你还有功夫观察我。”

    穆离当然不想说他是对自己不上心,但是对她一直都是全心全意。有时候他在她身边,表面上是在做别的事,但其实还是在观察她。

    纳兰锦绣觉得自己像是在自言自语,因为她说了那么一长串话,也不见这块木头回答。不过她也不在意,因为她早就习惯了。

    “穆离,我看浔王可能还要病些日子,我们大概得在这安营扎寨许久。”

    “嗯。”穆离淡淡的回应了一声。

    “我吃他们的东西都吃够了。”纳兰锦绣有点儿嫌弃浔王的厨子,他们只给浔王和三哥做小锅。她吃的虽然和其他人不太一样,但也做得不怎么精致,味道马马虎虎。

    她的食欲不好,这几天吃的更少了。穆离本来也是有些担心的。如今听她这么一说,就问道:“那你有什么想吃的?”

    “我想吃山鸡,就你以前给我烤的那种。”

    穆离曾经给她烤过山鸡,为了味道好一些,还往山鸡肚子里塞了一些野果子。本来是因为没有调味料,用来去腥气的。

    谁知道她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说这种甜甜的鸡还挺好吃。那一次,她一个人大概就吃了半只鸡,到最后还是意犹未尽。

    穆离一直以为当时她可能是饿急了,哪里知道她是真的喜欢那个味道。他有些哭笑不得,但心里又特别舒坦:“那我明天给你抓。”

    纳兰锦绣点头:“那估计得两只,我感觉良山也一定会喜欢的。”

    “好。”

    “那你上次放的是哪种果子,你自己是不是都不记得了?”纳兰锦绣记得是山间采的野果子,还不知道这地方有没有。

    “用别的来替代也差不多。”

    “会么?”

    “会,就选酸甜程度差不多的果子。”穆离信誓旦旦。

    纳兰锦绣觉得他现在的样子很可爱,就是这么一件小事儿,他都用这种特别笃定的态度。似乎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一定会全力完成,哪怕仅仅是她想吃的一种东西。

    “木头,你觉得我对你好吗?”

    “嗯。”

    “其实我觉得,你对我才是真的好。”

    穆离第一次听她说这种话,不由得把脸颊转向她。看着她平和的眉眼,缓声道:“你曾经选择原谅我的过错,甚至不惜得罪世子……”

    穆离始终记得那时候的场景,明明她才是那个受伤最深的人,名誉什么的都被他毁了。可她似乎全然不在意,想的依然是要保护他。

    如果说在那之前他对她是喜欢,那在那之后,就变成了不可救药的喜欢。人的一生,能遇上这么一个人何其不易?他觉得三生有幸。

    他如果不提,纳兰锦绣都快要忘了那么久远的事。她笑了笑:“都过去多久的事儿了,你怎么还记着,再者说这也是小事。”

    “对我来说这件事从来都不是小事。”

    在那种情况下还要护着他,替他挨打,他怎么敢忘?也正是因为心里有这样的意念支撑,他才能在废了右手的情况下,重新练就左手剑。

    左手剑练成那日,他自己知道比之前还要强。之所以可以这样,就是因为他一直告诉自己,他要有可以保护她的资格。

    “如果要这么算的话,你也救过我很多次,我估计都要欠下你的人情了。”纳兰锦绣神色轻快,语气十分认真:“我们之间不用记得这些。”

    “嗯?”

    “那样不是太见外了吗?只有跟外人才需要算的那么清楚。”

    他们两人说这话已经走到帐前,良山正来回踱步,见了他们松了口气:“我听见动静出来,你们就都不在了,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儿。”

    纳兰锦绣知道他们两个如今防备心都很重,良山是个心细如发的人,应该已经好久没睡过一个好觉了:“你以后不用想那么多,若是他们要算计我,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良山点头:“言之有理。”

    如今他们三个相处起来十分轻松惬意,也只有在外人面前才会摆摆主仆的样子。

    “穆大哥,你去帐中休息吧,我来守夜。”良山本来就觉得应该两人轮流守,可穆离执意自己来,他时常觉得心里过意不去。

    穆离没说什么,只摇了摇头。

    “其实也不用守夜,我觉得这些人暂时不敢把我怎么样的。”浔王对她礼遇有加,又刚刚因她惩治了人,明眼人不敢对她出手。

    良山和穆离可不这么认为,上次发生的那件事,他们现在想来都记忆犹新。浔王的这些兵,平时都养尊处优惯了,根本就不知道要守规矩,若是在有谁冒犯了她,那他们可就太失职了。

    纳兰锦绣看他们两个都戳在这里不动,叹息了一声:“不若你们两个就在屏风这边休息吧!”

    和她共处一室?穆离和良山这次表现的很一致,就是都剧烈摇头。

    “如今条件就这样,你们的帐子那么薄,后半夜也会冷的吧!左右都是将就,还不如舒坦一些。”

    “可是……”良山总觉得这不合规矩,可以说是太冒犯了。

    “未来的路不好走,都是要去做质子的人,还讲究那么多作甚。”纳兰锦绣是铁了心不让他们在外面守着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