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界巨擘系统 > 第347章
    说完长呼了一口气接着说:”也许曾经我们之间也有过少年人之间的心动,可是错就错在你不该动手,我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对女子出手之人。既然事情已经这样,多说无益,今天我就一个要求,退婚!“

    一番铿锵的话语说完却是心下默默叹了口气,果然自己还是与原主不同,若换了真正的苏莲来是断断不会说出这等惊世骇俗的话来,只希望对面之人不要有所察觉才好。

    可是接着龙莎刁和华青青也接连开口质问,揉了揉发胀的脑袋

    ”首先,我苏莲对天发誓,并未与叶公子有过任何对不起龙公子的事情“

    至于和白三公子,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再者,叶公子只不过是怜我遭遇助我退婚而已,又何来傍上一说?“

    费尽心机将话题绕开后又恢复了起初那柔弱无助的样子,令人全然不信刚刚一番话会是从她口中所出。掌心轻触少女温软,便见她一笑作宽慰,没来由身躯一僵,不动声色收腕掩去眸中波澜层层。

    那苏家姑娘一反记忆中懦弱面貌,言语间尽是坚决。心下几可断定此人非苏莲,连带对叶良辰疑心多五成。

    这二人究竟是何用心尚不得知,强压惊疑故撑面上沉稳色。

    左不过是大梦一场罢了。

    “怜――你?”

    半是自嘲单单咬重了“怜”字,面上浮起一层轻笑,转眼化为一贯的寡淡。多余情绪全藏一张面皮下,撩了下眼皮只是语气不轻不重拦下小妹:“小妹,是我配不上苏家。”

    少年青稚敛于面庞,眉眼间更是坚毅。心下生了几分厌烦的意思,只是碍着身份不便发作。脚下堪堪向前一步,一息之间憎恼全无,本就是幻境,若是动了真情怕才是着道。思绪一转,只是留了几分心力撑起皮囊,这下倒是展眉眼中平平。

    “你既要背信在前,总当有赔礼。我不求财,单只一件――”

    恶意chi o裸横于言语间,偏偏面上毫无波澜。

    便是自个儿不要的,也见不得旁人去玷污。

    “苏莲,你终身不得再嫁,如何?”惊讶于那位二哥竟然拦下了自己又看了看那边的苏莲她稳了稳自己的气息不似于自己记忆之中的模样看起来那位苏小姐怕是已经变化了。只是自家二哥提出来的条件未免太过了,终身不嫁这等于是让苏莲孤独终老啊。即使实在幻境之中但万一他们离开了以后那位真正的苏莲应该怎么办?

    “二哥……”她弱弱的叫了一声希望龙傲天可以想清楚这对于一个女子来说未免太过了。

    不可以,不可以这样这位苏小姐不应该被接受如此待遇她咬了咬牙十分犹豫“二哥,太过了……”她轻声开口看起来有点无奈和一丝丝不忍心和难受。

    “苏小姐,你到如今也不肯说句软话嘛?向我二哥认个错吧……”她看向苏莲声音终究放软了同时轻微的摇了摇头让苏莲不要答应。“我未说你与叶公子有龌龊,苏姑娘这话倒是说得有几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换而言之,不打自招。”

    “既如此,你缘何不敢起誓,未曾与‘任何人’有所苟且?”

    轻嘲滚喉,浅讽掠眸――一如夕色淌下雪巅,那瑶池畔的仙娥终究是露了些许颜色,借由谑意掩过了眼底因由对方抽腕一闪而过的神伤。散下的一缕墨发被随手别还耳后,他敛袖拢袂,稍稍退了半步,几个呼吸间神情复又换回了一贯的疏冷。

    “也罢,左不过是你们龙苏两家的事,我一介外人多说也无益――苏莲,天道有常,你好自为之。”闻言顿时一阵错愕,没想到这龙傲天真的有本事,竟然说出了这种要求,要知道这对一个女子来说意味着什么,终生不嫁,这是要为他守身啊可思及原主之前做的种种事迹,虽然是龙傲天有错在先,但毕竟原主也做了不少对不起他的事,这样想着终是心下一软

    “好,我答应你”

    说着解下头上的碧玉簪,一时三千银丝滑落只是在旁人看来却是一头乌发如瀑罢了。拿出隐随身的小刀,一狠心,斩落一缕发丝

    “我苏莲在此削发为证,此生,终生不嫁”

    言罢对着龙傲天深深行了一礼,垂眸开口道

    我已立誓,日后也请龙公子勿为难苏家。”

    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说完了这番话,起身后不再看向众人,只是转身离去少年一袭简单白衣,墨色长发怠与打理只是随心披散着,微卷起的发烧上绑了个精巧的小饰物,面容倒是如画的清旷俊朗,似笑非笑的站在长qiang之间远远的看着连走路都摇曳生姿的姑娘过来呵退了众人,这才算是得救。眯着眼儿瞥了一圈儿恶言相向的人,才摇着小折扇撅起唇道。

    “阿姐可算是来救檀檀了,他们凶凶还看不起我呢。”

    好生撒娇一通才舒坦了,加之被阿姐好声好气的哄了一整,毛才顺了个平,也不知着睚眦必报是像谁的。跟着人走进了这富丽堂皇的拍卖场逛了一大圈,添置了好些东西,又见了干爹万事谈妥,才领了零花钱喜滋滋的离开。盘算着,叶良辰退婚就不围观了,反正横竖结果都是一个样,不如趁此良机玩一会儿,见见幻境里的游乐之地是啥样的。

    行至闹市,远远就瞧见了一家气派的茶楼,只是人烟冷清了些,想必花销不是一般人承受得起的。无所谓的甩甩脑袋,摇着纸扇阔步而进。只是惊鸿一瞥,就瞧见了一气度不凡的男人,长发高高束起,鼻梁高挺,只是身形削瘦了些。轻挑眉梢走过去,好不矜持的一屁股坐下。

    “仙子!”见那青丝终是落定尘埃,连同原主缘念断得干干净净,眉心一跳倒真生了些钦佩的意思。沉色看她一礼既离,忽的好笑,这是替原主坏了一番姻缘,也不知这姻缘是好是坏。

    静待人离远了,这才抬手向叶公子不卑不亢作了个请的手势,意思是谈妥了送客。心下还记挂着卷轴中事物,因而只是冷下一句:“叶公子所想已达,还请回吧。”

    稍顿了片刻,又命人取来笔墨,提腕急书,意思大抵是若逢真心人,断发可重生,今日之言不必拘死。

    倒不是心软,本就是为着一试苏莲,若是绝人后路恐怕要遭殃。思虑种种不提,只差人将纸卷送去,独留下断发。

    着声音勉强算是抚慰小妹:“我断不会绝人后路,你放心。”

    末了再一眼看向华青青,心中种种难言,掩下眸中万般猜疑纠葛,留了一声极轻的多谢就走。眼见对方道过声谢后回身便走,他稍稍往前跟了半步似是想说些什么,可直到已看不见那道身影,唇线却自始至终都抿得一派寡平,出的那半步也不知何时收了回来――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龙二公子倘如当真与华青青两情相悦,后面那件事又怎会不容分说便“误会”她背叛。

    罢,罢,罢,自己充其量是一介过客,又何必如此介怀。

    心念通达,他便复又落座端过杯来,那已泡过几泡的褐汤盈过腻白瓷盏。清苦味较之先前确乎是要淡了些,但他心里浮掠过的几分成算这两日来却是酿得愈发醇厚――不错,水确实是好水,茶也确实是好茶。

    只是可惜啊,这盏茶――确确实实,是早已冷了唷。

    瓷钟抵滑而过时挲开的响动掩了几不可察的轻喟,那声叹音一如无依无主的春絮,自心尖稍稍拨开了几分伤怀与悯然。纵使此间论理不过是用以校考的幻境,但既然已到了这地界,如何能坐视华青青含冤而终,如何能任由她错付芳心?

    无偏无党,王道坦荡;无党无偏,王道平平。

    自己总归是姓姬,又怎敢――连“公”这一字,都抛于脑后?

    算了,算了,多想无益。总之,这算是照着话本上演过退婚这一关了,至于后面的那些破事――车到山前必有路,等到时候再说。

    整日闷家里也不算个事。现在的话,权且还是先出去瞧瞧吧。

    看着龙傲天,华青青,苏莲接连离开现在似乎只剩下她会叶良辰了,她叹了口气似乎真的有一点点头疼的意思了。从小习武的她根本不是特别明白这些感情只不过叶良辰既然是原主会暗恋的人她至少要帮帮她看能不能争取一下才是,毕竟现在叶良辰和苏莲的姻缘线应该也是断掉了。

    “叶公子若是无事的话,能不能留下一会喝杯茶呢?”她笑了笑做出了请的姿势,她可能真的需要和这位叶公子好好谈谈了吧。

    转身又去吩咐下人去准备茶水和一些小点心上来,毕竟这一点待客之道她还是知晓得。然后她又看了看腰间的长剑思虑了一阵还是取下了长剑交给了下人挂在了一旁毕竟招待客人还随身携带武器也有一点点不礼貌。

    “请上座吧,叶公子”她再一次欠了欠身表现出来了一个富家公子应该拥有的礼仪教养,再加上现在的装扮似乎真的是一个温暖俊俏的小公子哥。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与他无关。他不过是来替原主走个过场罢了。

    所以后来无论那些人做了什么事儿,说了什么话他都没有接茬。说实话,在听到苏姑娘终身不嫁的时候,他竟然勾了勾唇角,但马上隐下去不让人发现。看着除了自己之外的当事人接连走了,再加上龙二公子的逐客令。这里只剩下他和龙家的一位小姑娘,他觉得自己也没有留在龙家傻站的必要了,还不如去看看自己刚捡来的小少年。

    “那在下便不推脱了。”

    他收回往外迈的步子,微微行礼后坐在了龙小姑娘的另一侧。他不是个傻子,就算那人再怎么像个公子哥,但她家人的称呼早就告诉了他这是个小姑娘了。

    “留在下饮茶,所为何事?”玄衣劲装两指压下笠沿,颈上戒指掩于领间,垂首匆匆行于暮色中。耳间偶然捕捉到一两句闲话,隐约提到一二退婚之事,抬头不过清淡一瞥又迅速低下去,面色如常直驱拍卖行。

    由人引入寻个较偏的位子落座,手边清茶寡淡,执盏润唇即离。耳尖一动恰闻旁座提起“洗髓丹”三字,不由心念一动,屈肘压桌上凝神零零碎碎听得几句,大抵洗髓丹是个好东西,想必对原主有大用。

    敛眉心下盘算如何到手,隐晦环顾一圈周围,见无人留意这才抬手握住颈上戒指,定神思索指腹无意识摩挲。

    抬眼面上分毫不变,喉中抑出轻声:“前辈可知晓这‘洗髓丹’是什么东西?”

    言罢也不强求回应,掩好戒指静待开场。

    “无事只是觉得,叶公子似乎与我想象之中与听说的不大一样罢了。”她笑了笑看向了叶良辰看着桌上刚刚下人端上来的茶与糕点做出了谦让请用的手势。

    “只是不过这上京大梦,你我不过是这梦中之人。”很是轻松却又似乎是在步步为营,她似是感叹却又似是在惋惜什么“不过可惜我们似乎好像都看不透本质呢?苏小姐,二哥还有所所有有的人我们都似是棋局中的棋子一样永远都猜不到下一步被吃掉的棋子究竟是谁。”

    “我们的每一步都会改变许多人的未来,都为了改变结局而去努力改变一切。”她轻声叹息不禁苦笑对于这一种情况她只是在惋惜这个龙三小姐罢了“叶公子,或者说这位不知名的公子是否也是如此呢?”试探她这是在试探,自己这位哥哥,苏小姐还有面前这位叶公子估计八成和自己一样是这入梦之人。

    “不知现在可否与公子好好谈谈了呢?”她再一次露出的微笑是自信的她小尝了一口糕点闻着茶的淡香似乎有点享受“尝尝吧,这糕点可是这里最好的糕点坊而这茶可以刚刚不久进府的新茶。”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