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太古元尊 > 第一宗卷 重塑肉身 第97章 张战,过来受死!
    圣台上.众人看见宋长老就这样在顷刻间变成了一堆残肢碎血肉,周围众人只觉脊背一阵发冷,心中生恐,万万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文弱如书生般的年轻人出手之时竟然如此狠辣无情。旁边云天行馆的等人也不由倒吸一口冷气,一直听说这陆尘实力诡异,突破境界壁垒,以力克气,起初他们还以为夸大其词,看见这一幕,他们才意识到这陆尘比传言中还要诡异三分,因为刚才他们都清晰的感觉一股极其庞大的力道蔓延而来,瞬间就将宋长老弹了回去,至于这一股力道如何施展出来的,场内却是没有一人清楚。

    神秘总是让人忌惮,正因为陆尘的神秘而又诡异,所以让云天行馆的人不敢轻举妄动。

    几人纷纷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出了惊讶与骇然。

    陆尘抬起头,幽深的目光横扫开来,凝声沉喝“自己祭养妖气,却偏要说他人是妖魔,枉你们一个个人摸狗样,自称圣王城德高望重之人,却行如此苟且之事,修炼两百年是不是都修到狗身上去了,你们也配站在这里裁决他人生死?”

    几人的面色一阵青白交错,怒气翻腾,那名刚才宣读罪状的执事老者,怒斥道“你……你这小辈,竟敢在此信口开河,侮我等名誉。”

    话音未落,陆尘那冷冽的目光犹如漫天刀锋瞬间扫去,似若冰寒刺骨,吓的执事老者脸色煞白,心惊胆颤,他咽了一口唾液,强行掩盖内心的恐惧,颤颤巍巍的怒喝道。“你……你这狂徒好大的胆子,竟敢在圣台杀人!”

    他这声音虽是怒喝。却是底气不足,说出话来,声音抖动,说至最后声调更是微弱。

    陆尘扬手虚空一抓,执事老者手中的卷轴当即脱落落入陆尘的手中,只是扫了一眼,他冷冽一笑,扬手捏动时,卷轴瞬间变成了粉末,目光扫去。厉声喝道。“胡编乱造,妖言惑众,留你何用!”话落,只见他右臂微微一侧,五指张开。掌心灰色光芒似若漩涡,咻的一声,那执事老者犹如一棵被狂风掀起来的树根一样被强行吸了过去。

    皮膜枯萎,毛发脱落,血液干涸,五脏衰竭,真气源源不断的被陆尘吸入体内,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这执事就变成了一具没有生机的干尸。

    “噬魂大法!”

    “你竟然懂得噬魂大法这等盖世神通!”

    场内。云天行馆的人再也无法保持冷静,瞳孔骤缩凝聚,这可是自大荒时代就已经失传的盖世绝学,历经上古,直至今古都未曾出现过,现在……现在竟然被这个名不见传的小子施展出来。这怎么可能,不止云天行馆的人不敢相信,就连此时此刻的唐雨嫣也是一阵呆滞,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噬魂大法这等盖世神通陆尘是如何懂得的。

    “是你!是你杀了彦家之人!是你!”

    圣堂堂主、天剑门主、元门主情绪激愤,神色森然,杀机隐现,周身光芒狂闪,澎湃的真气波动蔓延开来,撕扯着万般气流,他们刚才还以为是这小子信口开河欲要替唐雨嫣扛下罪状,没想到竟然真的是他所为,几人压制一夜的怒火在这一刻彻底爆发开来。

    “杀了便杀了!”原本静如碧潭的陆尘神色也瞬间变得森然起来,眉宇之间,杀机冲天,眼眸之中,惊涛骇浪,厉声大喝“我不止宰了他们,今天也要灭了你们这帮兔崽子!”

    “你!!——”

    天剑门主、圣堂堂主、元门主气的浑身发抖,满脸狰狞,双目赤红,怒不可遏,虽说愤怒到了极点,但毕竟活了两百年,没有完全失去理智,这陆尘能够以一己之力灭了彦家,他们自然不敢冲去,纷纷望向云天馆主,因为云天馆主的修为已然踏入元之境,这等境界,可以修炼强大的法诀,祭炼法宝,威力之大,远非气之境能够相比。

    “连动手的胆量也没有,也敢在我面大呼小叫!”

    陆尘一步踏出,绝对力道爆发开来,宛如海啸一般席卷而去,对面,云天馆主、大城主、圣堂堂主、元门主、天剑门主以及六位执事老者只感体内气血翻腾,一股力道仿若从四面八方碾压而来,他们的身体犹如漂泊在海啸中的船只一样不受控制的横飞过来。

    咻!云天馆主当即祭出一抹黑雾加以抵挡,大城主张嘴之时,祭出一炳大刀,他们二人有能力抵挡,但是其他人完全束手无策,知晓这陆尘修习噬魂大法,若是被吸过去,那就……他们不敢多想,怒吼着,强大的求生机望让他们疯狂运转真气,双臂挥舞之间,威武之极,这十多个人都乃是五气凝元的高手,祭养妖气之后,实力更盛,每一个都修行了将近两百年,此刻同时祭出自己最强的一招,欲要灭杀那陆尘。

    陆尘大踏一步,周身泛起灰芒,似若火焰般疯狂燃烧,只见他双臂舞动之时,似若揽雀尾,而后双肩猛然一抖,嗷呜——龙吟邪灵啸声豁然响起,灰色光芒凝聚苍龙,盘旋而上,再而凝聚猛血灵,咧嘴吞噬。

    邪灵血祭,亡灭天地。

    苍龙冥吟,冥灵啸。

    望着这完全由真气凝聚的苍蛟与猛血邪灵在半空疯狂撕咬,被锁链困住的唐雨嫣噌的一瞬间也不知哪来的力气骤然站起身,美眸之中尽是惊骇,无法相信,她清楚的记得陆尘是在半个月前形成的大地灵体,而后自己送了一本麒麟诀给他,现在……现在他不止领悟了麒麟诀中最厉害的一招,

    不对....

    怎么带有邪气...

    而且这真气明显是三花聚顶的阶段,纵然他修习噬魂大法这等神通,修为也不可能这么快进入三花聚顶。

    要知道气之境,并不是内力深厚就可以突破,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人修炼一百多年还只是后天阶段,更何况这陆尘形成的还是以磐石著称的大地灵体。

    轰!哝叭——

    圣堂堂主、元门主、天剑门主以及六位执事老者虽说都是五气凝元的高手,内力深厚,但是,陆尘丹田之内可是足足拥有两千多年的功力,岂是他们能够抵挡,只是一刹那,这九人就被血蛟之威撕咬的缺胳膊少腿。

    趁此之际,陆尘运转噬魂大法,九人体内的真气源源不断的被他吸入体内,一个呼吸的功夫纷纷变成了干尸,坠落在地上,已是奄奄一息。

    九人的功力足有一千多年,陆尘吸入之后,面孔扭曲,肉身开始膨胀,似若模糊的巨人,只见他一呼一吸,犹如吞云吐雾,随着双手由上而下收功之时,丹田之内的九玄真气开始疯狂炼化。

    半空之中,云天馆主骇然失色的望着地上变成干尸一样的圣堂堂主等人,只觉头皮发炸,纵然他是踏入元之境的高手,此刻却却连动手的胆量都不敢衍生,这个年轻人实在太可怕了。

    陆尘闭着眼,正在炼化体内的混乱真气,声音却在半空中爆响开来,声势之威,如雷电霹雳,震的半空中的气流一阵动荡彻响。

    “张战!过来受死!”

    声音久久在半空蔓延,回音不断,震的人耳膜撕痛,云天馆主和大城主心下疑惑之时,只见一个人出现在不远处,那人周身黑雾缭绕,隐隐泛着血气,可以模糊的看见那是一个面容阴森的男子,只不过他的脸上此刻布满了惊慌。

    “张大人!”

    看见张战,云天馆主和大城主犹如见到救命稻草一样,立即飞过去,一直以来,张战都是他们的主心骨,不仅实力强大,背后也有圣殿撑腰,此刻见到张战,云天馆主立即说道“张大人,这小子胆大包天,破坏我们的好事,绝对不能饶了他,必须将其碎尸万段。”

    “张大人,请、您老动手!”大城主虽说是精怪一族,活的时间也不短,但他胆小怕事,见识过陆尘的手段后,早已吓破了胆子。

    张战没有理会他们,只是紧紧盯着站在圣台上的那个年轻男子,双目之中透着精光,小心翼翼的飞行而去,仿佛有些不确定,也有些慌张,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张战的脸色愈发难看起来,内心止不住的砰砰跳动,呼吸也随之急促起来。

    这人……这人怎么……

    难道真的……

    想起昨日杜海对自己说的话,他说六十年,万兽谷那位前辈就在圣王城,起初张战并不相信,但是见到这个站在圣台上的年轻人时,他茫然了,害怕了,六十年那一幕重新在脑海中闪现,那同样是一个仿若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从天而降,一声之威,把千年血妖震当场粉身碎骨。

    是他吗?

    张战有些不敢相信,因为那位前辈实力之高,无法想象,而眼前这人明明只是刚刚形成大地灵体,如若真是那位前辈的话,他怎么可能重新筑基修炼?天地法则根本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可是,杜海的话又让他不得不怀疑,尤其是这消瘦的身影,这冷峻的脸庞,正是六十年前那位从天而降的前辈啊!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视频 米配资 富鑫策略 股票融资率多少算危险 股票行情软件免费下载 股票上升趋势 盈策略 股票配资平台都找股牛网 002456股票分析 日本股票指数叫什么 基金理财平台排行 翻翻配资 尚牛配资 股票群名字 鼎金投资 个人投资稳定理财产品 股票基金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