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东厂恩仇记 > 第一百三十五回:见死不救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存义身中千里追魂掌寒毒,又倍受舟车颠簸之苦,到了鸿信门整个人已经是气若游丝。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侠士,怎么数月不见如何变成了一副将死之态,实令王善德唏嘘不已。

    玉凤一边啜泣,一边将田吉打伤存义的经过,向王善德讲述了一遍。“什么?千里追魂掌?”王善德的脸上神情大变,随即陷入了愁苦之中。二人见他如此表情,心中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瞬间被熄灭了。

    内堂之中一下子变的沉寂起来,玉凤和茂兰皆有渴求的眼神看着王善德,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的流逝。许久之后,王善德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杨少侠怕是没救了,老夫也是无能为力。”

    王善德的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令玉凤差点昏厥过去。她仙波凝露的俏目里充盈着泪水,凄苦惨然的神态令人爱怜。她扑通一声给王善德跪下,拉扯他的衣袖哀求道:“王前辈,难道您忍心看到忠良的后代,大仇未仇就饮恨长逝吗?”

    王善德将玉凤搀扶起来,对她说道:“凤姑娘,眼下倒有一法,可以试试。不过要你付出......王善德欲言又止,用无奈的眼神看了看玉凤。玉凤慧质兰心,立刻明白了他的弦外之音。这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玉凤为了救存义,哪管了什么贞操名节。况且是为心爱之人付出,这是她心甘情愿的。”

    玉凤点了点头,王善德在纸上书写了疗伤之法,不过他告诉玉凤,这不过是暂时保全存义的命而已。真正能救他的人,远在天山的雪山之巅。二人连忙向王善德询问,谁可以解除存义身上的寒毒?

    “天山老怪。”王善德脱口而出。玉凤的脑中立刻回想起,不久前她和存义拜访雪峰山庄,出手袭击自己的白衣怪人了。此人性格怪癖,武功诡异绝伦,而且他似乎对自己颇有敌意。诚然如此,天山老怪是因为紫嫣而迁怒于我,当时白雪峰的突然出现救了自己。

    前尘往事历历在目,这好像冥冥之中注定好了似的。王善德见玉凤目光凝滞,一脸关切地问道:“凤姑娘,你没事吧。”玉凤从幻梦中清醒过来,她双眉微蹙、牙咬朱唇,对王善德说道:“王前辈,我与天山老怪有一面之缘,想来他会帮助施救存义哥的。”

    她说得是何等轻巧,意志又是何等的坚定?王善德笑逐颜开,为玉凤和茂兰安排两间房舍。今夜权且住下,明天一早就要起程奔赴天山。当夜存义寒毒发作,不时地出口呓语。玉凤除下流彩纱衣,贴近存义为他驱除阵阵寒气。

    一夜过去,火红的太阳徐徐升起,三人辞别王善德向天山进发。王善德备下干粮水袋,嘱咐他们一路小心。有话则长,无话则短。茂兰一路之上也为存义续送真气,又要打点行李,结果也是神情颓靡、倦怠不堪。玉凤对他十分感激,几次劝他多注意休息,茂兰寄挂存义的伤势,说什么也不肯。

    又是几天过去了,三人一身疲的来到天山脚下,救人十万火急,玉凤又不忍再去叨扰白雪峰,是以直接去找天山老怪。她一遍一遍的在山呼喊,可是天山老怪将洞门紧闭,任其喊破了喉咙也不开门。

    玉凤梨花带雨,杏妍桃媚的脸上泪水簌簌落下,她跪在洞门前说道:“天山前辈,如果您不见我,我就长跪不起。”

    天山老怪在洞里抓耳挠腮、不停的踱着步子。这时紫嫣从后山走了进了,对他说道:“老怪,你看看,我新摘了一些雪参,晚上可以给你炖雪蟾。”天山老怪呲牙咧嘴,连连冲着紫嫣笑了笑。

    紫嫣将雪参放在石桌上,这时才发现洞门被严严实实的挡住了。她随即嗔怒道:“老怪,这光天化日的,你将洞门关上干什么?”老怪见紫嫣追问,结结巴巴地对她说道:“这外面刮了很大的风,都是沙子,所以我将洞门关上了。”

    “鬼扯个什么?我刚刚从后山回来,外面晴空万里,哪里来的风?”紫嫣俏眉一扬,一对似水明眸满是怒火。老怪的谎言被拆穿,他张目瞠舌地看着紫嫣。“我问你话呢?你傻愣着瞅什么啊?”老怪怕紫嫣出去和玉凤拼命,没有将洞外的情形告诉她。

    但是他的表情又背叛了他的话,紫嫣知道老怪一定有事情瞒着她。所以堵气一把拿起雪参,对天山老怪说道:“老怪,从今天起,你别想再吃我煮的饭。”此言一出,老怪苍白如纸的脸,变得更加的惨白。

    自从紫嫣来了,天山老怪觉得自己从茹毛饮血的状态一下子解脱了,世间的居然有如此的珍馐美馔。紫嫣每天变着花样做菜,老怪食指大动、胃口大开。不给他吃饭,这可真是打蛇打七寸,抓住了老怪的软肋。

    老怪知道纸里包不住火,这件事情早晚也要告诉紫嫣。他轻轻叹了一口气,对紫嫣说道:“紫嫣,凤姑娘来了。现在正跪在洞门外。”老怪话音未落,打开洞门就奔了出去。

    见到玉凤跪在洞门外,紫嫣二话不说,又是抢步上前以雪霜掌向玉凤打去。玉凤全无防备,眼看掌到之际,茂兰一招怀中抱月,扼住紫嫣的手腕,顺势将她推到了一边。接着茂兰向她怒喝道:“你这个姑娘好没道理,为什么无缘无故的出手伤人?”

    紫嫣瞪了他一眼,没有言语,扭头继续对玉凤冷嘲热讽道:“上官玉凤,你好手段啊。老的,小的,都对你神魂颠倒。”她这一骂,也是对白雪峰怀恨在心,只是白大侠坦坦荡荡,却无端卷进了是非之中。

    玉凤见是紫嫣,对她说道:“紫嫣,你快请天山前辈出来,存义哥他受了重伤?”紫嫣只顾与玉凤纠缠,并没有注意到她身旁伤重昏迷的存义。如今听到玉凤这么一说,紫嫣难掩心中的关切,她将玉凤推开,水盈盈的妙目饱含泪水。

    紫嫣用纤柔的手轻轻推了推存义,此时存义在迷迷糊糊之际,伸手一把握住她的手。他不停地说道:“凤儿,你要离开我。你不要离开我!”

    紫嫣抽回手腕,玉骨蜂腰因为生气而颤抖,她瞪了一眼昏沉中的存义。对他说道:“杨存义,我恨你。”说罢,甩手又将洞门紧紧的关闭。

    玉凤看到紫嫣负气离去,存义的生命就在这无形之中一点点的消逝了。

    她又伏在存义的胸前大哭起来。

    一旁的茂兰也是急得连连跺脚,他眉头凝锁,心中思考着如何才能令老怪救人。他对玉凤说道:“凤姑娘,你这样悲伤也不能解决问题,你再想想何人能够劝动老怪?”

    当局者迷,茂兰的一席话惊醒梦中人。玉凤想起白雪峰和天山老怪过招的情形,二人嘻嘻哈哈倒像是叙旧。来到天山她还曾想到白雪峰,可是现在自己心神恍惚,她竟然把眼前的救星给忘了。玉凤让茂兰代为照顾存义,自己奔下山去来到了雪峰山庄。

    她刚踏入庄前,忽然前面朔雪千翻,一个黑衣人拉动一张结实的缠丝网,将她牢牢的缚住。玉凤惊叫之际,发现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上次在雪峰山庄前脱逃的阳怪。

    他眯着眼睛看着玉凤,嘴里的口水不断的往下淌。玉凤对他说道:“恶贼,你还敢在雪峰山庄前撒野,白大侠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阳怪一听,登时明灯如珠的恶眼开始乱转起来,他冲着地上吐了口唾沫,恶狠狠地说道:“白雪峰那个死老鬼已经下山去了,今天你甭想指望着他能来救你。”说罢,恶虎扑食一般,冲着玉凤冲了过来。

    玉凤打定了主意,要自断经脉而死。这时仙影飘忽闪动,一人轻咳一声,出现在了阳怪的身前。白发三千丈、一身素纱绸衣,冰冷如霜的脸上一副峻严之气。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霜雪剑客白雪峰。

    阳怪一见白雪峰突然出现,吓得双膝瘫软。他惊恐万状地问:“你......你是人是鬼?”白雪峰紧闭双眼,冷冷地对阳怪说道:“老夫算准了你会卷土重来,所以老夫假意下山,在暗中窥测你的一举一动。”

    阳怪连连摇头,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会欺骗他,他依然用颤抖的语调说道:“你明明离开了天山,如果不是鬼,怎么能日行千里?”白雪峰“哼”了一声,对阳怪说道:“你的话太多了,有什么疑问去问阎王吧。”

    说罢,白雪峰霜雪神剑在地上一拄,意气神凝、掌冲八脉,一股霜气犹如狂龙卷云般,向着阳怪扑来。这个恶贼避让不及,死在了落雪神掌之下。白雪峰轻挑霜雪剑将缠丝网破开,救了玉凤脱身。玉凤俯身便拜,白雪峰轻笑一声,将她扶了起来。

    玉凤知道白雪峰不苟言笑,没想到他的笑起来也是如阳光般的灿烂,让她的感到了一股暖流。有了白大侠的相助,存义哥定然能够化险夷,玉凤心中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