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逆武通天 > 第269章 脱困之日
    有些东西,就算你在怎么努力,你终究无法逾越,这就是极限。

    当挖掘到八千五百余丈时,上空笼罩的威压让秦宇和陆雨寒无论如何都无法再往前一步。

    这就是两人的极限所在!

    这日,秦宇背靠着墙,望着乌黑的地洞,有些恍惚,在这地洞里呆待久了,秦宇怀疑自己是否成了瞎子了。

    更让秦宇苦涩的是而上空隧道的威压如整个天地心头,无法精进一步,纵然秦宇历经了六年绝望和道鸿幻阵的洗礼,也开始动摇了。

    或许,逐荒的话真要应验了,沾了魔清风的因果,难逃一死!

    秦宇不是没有想过小灵,可在这地洞里,秦宇都无法内视…更别说去呼唤右手掌印里的小灵了。

    “我们是不是要死在这里了?”陆雨寒低落道,无法再前进,已让她绝望。

    “是想和我于此了?”秦宇调侃笑道。

    “滚!”陆雨寒猛地娇喝道,脑海里和浮现了和秦宇紧密纠缠的情景,心里既是反感又是羞愤至极,以至于都掩盖了内心的那一抹心悸。

    若让陆雨寒和这人在此,比杀了她还难受,所以,不甘心之下,陆雨寒站了起来,开始摸索着朝着隧道爬去……

    黑暗中的秦宇听着攀爬之声,嘴角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每次陆雨寒开始绝望时,秦宇只需说出这句话便可。

    “只是……”秦宇内心复杂和感慨,若是其他地方,秦宇还有把握,毕竟,这就算是极限,但还能修炼,还能突破极限,可在这诡异地洞里,无法修炼…意味着无法突破极限。

    “纵然是死,我也绝不会放弃。”秦宇双目闪烁着光芒。

    在无边黑暗中,时间似是静止的,但带来折磨和煎熬无法估量。

    停留在八千五百丈很久了,久到给秦宇一股错觉已经有了十年、百年,但这些年的努力都没有让他们在精进一步。

    他们虽然已经跨越了八千五百丈,但最后的一千五百丈如一道天堑,横断了他们前进的路。

    这日,秦宇的坐在地洞里,思绪万千。

    秦宇虽还没到绝望的地步,但这些天来他更多的是在思考,自从重生以来,他都是忙碌着,忙碌在修炼之中,为了实力不顾一切。

    心,在这追寻实力的路途上不知不觉中开始轻浮起来,总以为世间之事自己都看透,总以为不管什么危险之事,自己每次都能化险为夷。

    但现在看来,能活到今日,运气占了绝大成份,这样下去,哪日运气不在自己必将阴沟里翻船,比如……这一次。

    “修炼之事非一朝一夕,万事都求一个稳字,若能脱困,我会蛰百炼古宗里。”

    无疑,这一次的被困,给了秦宇当头一棒。

    “喂!你想放弃了?你不是说了吗,没死就还有机会,现在你就想放弃了?”陆雨寒见秦宇一直沉默不语,心里一急,连忙说道,倒不是因为不想秦宇死,而是秦宇若死了,就只剩下她一人了。

    虽然反感厌恶这人,但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

    秦宇微微抬头,看向陆雨寒声音来源之地,心生赞赏,不得不说,陆雨寒让他刮目相看,从一开始很容易被绝望吞噬,到现在坚持这么久竟还能生龙活虎,纵然这其中有自己激励的成分在内,但也可看陆雨寒的非凡之处。

    能成为十大弟子,陆雨寒确实有超乎常人的地方,而且,相处的越久,秦宇越发现真正的陆雨寒并非如她表现出来的那般冰冷,甚至…有些可爱。

    “若无有血海深仇在身,或许,跟她这样的人厮守一生,也是人生中的一大快事。”秦宇心里莫名其妙的浮现了这个念头。

    “喂!”

    “我叫秦宇。”黑暗中,秦宇声音沙哑的道。

    陆雨寒心中莫名一颤,她没想到秦宇会突然说出名字,咬了咬银牙,故作冰冷的道:“陆雨寒。”

    “你的名字我没兴趣,之所以告诉你我的名字,是想让你知道,和你永世在这的人叫什么。”秦宇淡淡的道。

    “你放心,你会不会死在这里我不知道,但我绝不会死在这里。”陆雨寒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那高隆的剧烈起伏,不由的恼羞成怒,说完,她猛的爬了起来…

    听着攀爬之声,秦宇脸上露出了一份笑意。

    接下来的日子,秦宇思维缜密的围绕着这地洞,在联想上方极凶兽蒲牢,不知在想些什么,而陆雨寒似乎铁了心要离开这里,在她的努力下,竟真让她精进了一丈。

    虽是一丈,但这让陆雨寒看到了希望光芒。

    陆雨寒坐靠在墙角休憩着,令秦宇折服的是陆雨寒竟还没有放弃,虽然…最少用了一年只前进了一丈,但这并没有让她气妥。

    自从上次交流后,两人就没了任何的交流,虽然同在一个地洞里,但仿佛在两个不同的天地里,陆雨寒挖掘,秦宇则沉浸在思索中。

    “陆雨寒,你那时去的精木森林?”沉思许久的秦宇打破了两人的沉默,开口问道。

    陆雨寒的气似乎还没有消,对秦宇的话置若罔闻。

    “你知不知道那蒲牢为什么会咆哮?”秦宇继续问道。

    陆雨寒心神一震,瞬间就明悟了秦宇的话中之意,虽不想搭理秦宇,但在这时她也知道事情的重要性,连忙道:“我们当时被困在精木森林深处。那蒲牢咆哮声就突然响了起来。”

    秦宇眉头微皱,沉吟少许,又问道:“你是不是和一个什么贵客一起深入精木森林的?你可知道那贵客来精木森林的目的?”

    回想钟离的话,秦宇猜测那贵客应该是在精木森林中寻找着什么。

    秦宇不知,黑暗中的陆雨寒身子轻微的颤抖了下,犹豫下后,她道:“我也不知道,或许是跟这里被封印之物有关系吧。”,说完后,她又加了句:“这和我们脱困有关联吗?”

    “如果不是你们惊动了那蒲牢咆哮,或许…下一次那蒲牢咆哮之时,就是我们脱困之日!!”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