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玩家超正义 > 第七十二章 噩梦诞生
    安南身上的寒气渐渐散去,皮肤也恢复了原本的色泽。

    只留下被冻结的庭院,与仍然燃烧着火焰的子爵宅邸。

    看着安南怔怔的定在原地,凝神望向杰拉尔德的尸体,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唯有火光跃动……萨尔瓦托雷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事吧,唐璜?”

    见安南这个样子,萨尔瓦托雷开始有些后悔了。

    唐璜·杰兰特虽然天赋强大,但他毕竟只是个孩子而已。而且就像是达里尔主教所说的一样,这并非是他的仇恨……

    或许,还是应该由自己动手。

    “……嗯?”

    安南抬起头来,有些茫然的看向萨尔瓦托雷。

    随后安南很快反应了过来。

    ……喔,忘记换表情了。

    思考的时候CPU占用率太高,名为“覆盖式演技”的应用可能不知道什么自己停止响应了……

    于是安南微微摇了摇头,脸上自然而然的浮起了略微凝重、却显得很是刚毅坚强的表情:“不,我没事。

    “我只是在想一些其他的事……不用担心我。”

    这的确是实话。

    他刚刚在想的是,关于自己为什么这么牛逼的事。

    大概。

    “……好吧,那就没事了。”

    虽然还是觉得有些不妥,但萨尔瓦托雷也意识到了安南不想让他过问,就聪明的停了下来。

    大致,唐璜是想要借这个机会,锻炼自己的心智吧。

    萨尔瓦托雷如此想着。

    毕竟杰兰特家族正面临一场劫难,过于软弱的人无法生存下去。

    他能看的出来,安南非常的善良、理性、无私而且秉持正义——但对于一个合格的贵族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好的性格。也无法将他从劫难中拯救出来。

    ……不过这没有关系。

    萨尔瓦托雷心中想道。

    因为他是这一代被选中的黑塔之子。

    这个世界的所有力量都来自于诅咒。巫师塔自然也不例外。

    事实上,每座巫师塔都是最高级的咒物。

    它们是最为忠诚的咒物,也是最为善变的咒物。

    因为巫师塔几乎没有任何代价,只需要塔之主待在塔中即可,并且会源源不断的给塔之主提供永恒的寿命……塔之主的年龄也会被锁定在这一年。

    这是赐福,也是囚禁。

    ——但巫师塔只会服从于某项才能最强的巫师。

    这意味着,一旦塔中进入了更强大的巫师,它的所有权就会进行变更,之前的塔之主会被立刻释放。而那个更强的巫师则成为了新的塔之主。

    有的塔之主会放逐甚至杀死有才能的年轻巫师,以此得到虚妄的永生。但更多的塔之主则是迫切的希望有人能解救自己,还自己以自由……

    后面的那个情况,就会诞生“塔之子”。以泽地黑塔来说,黑塔之子全称实际上就是“泽地黑塔第一继承人”。

    泽地黑塔的传承是转化学派,而萨尔瓦托雷便是转化学派最有天赋的那个,比当年的塔之主更有天赋。这意味着,他将来或许有机会,能够成为比塔之主更强大的转化巫师……而那时他就要遵从契约前来接班,将前任黑塔之主释放出去。

    作为契约的补充,在萨尔瓦托雷进阶白银后,就会开始享有崇高的特权。他的阶级越高,特权就越大。

    到了那时,想要庇护一个伯爵之子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即使是国王,也绝对不会试图得罪黑塔之主。

    转化学派可是最擅长大规模战争的巫师。诺亚王国需要依仗这些转化巫师们去防御敌国的入侵……更不用说得罪这些大炸逼之后,自己国家境内的安全问题了。

    转化巫师不像是破坏巫师那样干脆利落,哪里不对点哪里。但他们随时可能会搓个大新闻出来……

    萨尔瓦托雷已经下定决心。

    作为拿走咒物与咒缚的代价,等他进阶白银、正式成为了黑塔之子后,就会立刻带上一批精锐巫师赶来冻水港,保护他这天真而又善良的朋友……

    想到这里,他就觉得让唐璜去杀人的愧疚大大减少了。

    “按照约定,我要吸收他的咒缚了……”

    萨尔瓦托雷轻声说道,走上前去:“你记得协助我。”

    “好。”

    安南干脆利落的应道。

    虽然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协助,但先答应了再说。

    只见萨尔瓦托雷伸出右手,按在杰拉尔德的尸体上。

    他的手掌边缘无声无息燃起了血红色的火焰,将安南的冰很快融化。

    安南看着看着,突然察觉到了不对。

    ……不,那好像不是融化。

    而是在这奇异的火焰之下,将冰转化成了黑色的烟尘,因此瓦解了冰冻。

    这黑烟似乎与本杰明某个阶段的转化造物类似,却跳过了其中的一部分……

    在安南胡思乱想的时候,萨尔瓦托雷很快将冰层融化,露出了杰拉尔德的左手。

    安南也聚精会神的望过来,打算看看萨尔瓦托雷是如何吸收咒缚的。

    只见萨尔瓦托雷伸手将他领口的青铜项链挑出,左手握住、右手则按在杰拉尔德的银色戒指上,低声颂念:

    “我在此立下咒缚——

    “我将继承你立下的誓约,承担你背负的诅咒……”

    说完,他闭上眼睛,嘴唇微动。

    这应该是为了提防那些还未离开的玩家们。

    只见那银色的戒指上,突然嗤嗤的开始喷出了奇异的烟雾。

    那银灰色的烟雾蒸腾着,在空气中很快化为黑色的、如同鳝鱼一样的束状物,并源源不断的钻入到萨尔瓦托雷的右手上,肉眼可见的黑色纹路在他的皮肤下面浮起、像是虫子一样在皮下流动着、涌入到他的左臂之中。

    而后,它们再度从皮肤上渗出,以银灰色的烟雾形式缓缓进入到项链之中。

    之后,萨尔瓦托雷突然像是触电一样,猛然松开了银色的戒指,右手在空中紧张的甩了甩。

    安南注意到,他的右手按着戒指的那两根手指变得青黑色。就像是被锤子砸过一样膨胀,甚至想要向外浸血。

    “摧毁他,唐璜!”

    萨尔瓦托雷立刻喊道:“不要用手接触它!”

    安南毫不犹豫,举起剔骨刀就砍了过去。

    他第一刀便将银质的戒指,连同手指直接斜斜斩断。

    只见那银色的戒指残骸突然膨胀炸裂,冒出奇异的灰黑色烟雾,笼罩在杰拉尔德的尸体上。

    它的尸体、衣服与外面的冰块都很快被腐蚀掉,眨眼间便只剩下一具洁白的骸骨。

    “这是什么?”

    “这是他进阶白银时立下的咒缚,你和我都吸收不了。这就不是咱们能解决的事了。”

    萨尔瓦托雷倒是语气轻松:“不用管它……让它化为噩梦就好了,难度应该不会太难,毕竟已经被我吸走了一半诅咒。

    “虽然不知道杰拉尔德的执念是什么,但我猜……可能是击败准备完全的杰拉尔德吧。你看他死的多憋屈,如果是我的话,死的时候一定会怨恨这件事。

    “——当然,它转化成噩梦之后的事你也不用担心,这里有一位主教驻守,这种不完全的诅咒很快就会净化掉的。不会让它扩散出去。”

    “……这倒是不急。”

    安南心中一动,摇摇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专注的看着噩梦在自己眼前生成。

    他的第一反应是:

    “咦,是不是玩家们又有新副本可以打了……”

    然后安南很快意识到,这个副本估计会被达里尔主教很快净化掉。远远不如冻水港的那个副本存留时间长。

    那么很遗憾的是,它只能作为一个限期活动本出现了……

    如果玩家能通关,那自然最好——他能通过管理员权限去查看玩家的视角,以此观察副本内发生了什么事。而且他最近在思考,要不要把直播功能打开……初步可以在论坛内先直播试试看。

    就算玩家们不能通关,那也无所谓。

    反正侵蚀度对玩家来说,某种意义上属于一个氪金项。直接等于“安南的好感度”,死的多了的话,正好也可以回收多余的好感。

    ——而且源源不断的送人头,也可以拖长这个副本的存留时间。

    除了达里尔主教可能有点懵逼,惊异于这个噩梦怎么死活净化不掉之外,对安南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等他从玩家开荒团那边搜集到足够情报后,就可以自己下场,收割一波等级和经验了!

    突然,安南看到杰拉尔德化为的骸骨突然动了一下,挣扎着、哆嗦起来,将脑袋极力伸向安南。

    虽然是在一个奇幻的世界里,但这灵异的一幕仍然下了玩家们一跳,也吓了萨尔瓦托雷一跳。

    安南延迟了半拍,也露出了被吓到的表情。

    ——绝了,这东西怎么冷不丁跳出来的?

    差点没反应过来……

    “安……南……”

    白色骷髅的喉咙中,突然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

    这声音过于模糊,甚至漏风。其他人恐怕都会认为这是毫无意义的嘶吼声。

    只有安南意识到,它是在呼喊自己:

    “安——南——”

    随后,它在站起来的瞬间,突然从膝盖开始片片瓦解,在骨头爆出的灰尘中,眨眼之间碎成一地。

    就像是已经被腐朽了很久很久一样。

    在一地完全失去诅咒的普通碎骨中,一柄完好无损的锤子斜斜插在地上。

    “这就是噩梦诞生时的样子。”

    萨尔瓦托雷捡起锤子,叹了口气。有些怅然。

    他低声说道:“虽然进入的条件还不清楚……但毫无疑问。噩梦已经诞生了。

    “属于……杰拉尔德的噩梦。”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