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玩家超正义 > 第七十三章 巴伯子爵的应对
    雨势渐小。

    而风骤大——

    在杰拉尔德的尸体转化为噩梦后,一阵莫名的大风吹拂而过,将安南被雨水打湿的头发吹的有些凌乱。

    他眯着眼睛,伸手将头发向下慢慢压了回去。

    虽然安南感觉,这个时候自己突然把头发向后捋成大背头或许可能会很酷……但显然现在还不是“由我立于顶端”的时机。

    “怎么了?”

    他的动作突然一顿,隐约听到人墙外面传来喧闹声。

    安南扬声问道:“这么大的雨……是谁来了?”

    与此同时,他轻轻拍了拍萨尔瓦托雷的肩膀,以目光示意他。

    萨尔瓦托雷也显然不是笨蛋。

    这位有着褐色短发、眼袋很重的年轻巫师很快反应了过来,上前两步先将那把看上去平平无奇的锤子拾了起来,悄悄装在了口袋里。

    人群外很快传来喧嚷的声音,伴随着纷乱的脚步声与明黄色的灯光,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

    “请问杰兰特大人还在里面吗?”

    有人在外面喊道:“他是被困住了吗!”

    那是一位身着皮甲、身姿挺拔,胸前挂着数个勋章的男人。他看上去大约四十多岁,鬓角依然有些花白,眼角能看到些许皱纹,但精气神依然很好。

    他的腰间别着一把看起来就很巨大的手枪,而另外一侧则挂着一把精钢长剑——这奇怪的武器配置,很明显的吸引到了玩家们的主意。

    在他身后,是一排治安卫队打扮的年轻人们。他们手上提着造型奇异的油灯,看起来像是竖桶状的灯笼、但其中的火焰是绿色的,而火光透过薄油纸再映出,就变成了温暖的黄色。

    “不,我们是……”

    “是的,我们……”

    “你好,这里……”

    玩家们不知如何应对,好几个人对着那人同时说话,却反而乱成一团。但更多的人则是下意识的不愿意让开大门,因此在他们挤过来的时候便是毫不畏惧的反顶了回去。一时之间,狭窄的门口乱成一团。

    就在这时,安南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清晰、稚嫩却威严不减:

    “我就是唐璜·杰兰特。你们是什么人?”

    安南补充道:“让他们进来吧。”

    由玩家们组建成的人墙,直到这时才毫不犹豫的顺从的向两边散开,之前与中年男人搭上话的几个玩家,也毫不犹豫的离开了他身边。

    此等令行禁止,显然让中年男人们和他身后的警员们都愣了一下。

    而在他见到安南正脸的瞬间,也不禁被其震慑了一瞬间——

    只因安南那被雨水打湿的睫毛,配合上他冰蓝色的瞳孔,让他身上给人的感觉更接近于无机物。就像是有着两颗宝石眼睛的人偶一样……给人以感觉冰冷、疏远而寡淡的错觉。

    但这很显然是错觉。

    中年男人仅需从安南的细微神情、目光与肢体语言上,就能大致判断这是一个坚强而又温和,遵守秩序却不怯懦怕事的人。

    这是他多年断案的经验。

    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向安南标准的行了一礼,恭敬的说道:

    “您好,尊敬的领主大人。我叫弗迪南德,是罗斯堡副警署长。”

    “你们现在知道我是你们的领主了?”

    安南轻笑一声:“但我之前进城的时候,你们可不是这么说的。”

    他之前进入罗斯堡的时候,也曾试着出示自己的贵族信物,以此证明这是领主的车队。但看守城门的年轻护卫只承认了前半截——他们的确以招待贵族的标准恭敬的将安南一行人一直护送到了大街上,却不承认安南是他们的领主。

    询问罗斯堡的内部情况也不回答,甚至还按照普通的贵族标准向安南征收入城费。

    而在萨尔瓦托雷斥问他的时候,那人却是迷茫而又肯定的说,“从来没听过要来什么领主”、“大家都不知道这件事”之类的话。

    之后安南就很快阻止想发火的萨尔瓦托雷,态度温和的付钱进了城。

    当然,被否认了身份的安南态度温和……与萨尔瓦托雷看似与此事无关,却想要发火的这两件事并不冲突。

    毕竟这入城费也是凯子萨付的。

    而且安南能看出来,那个人的确不知道这件事。

    他应该是被子爵推出来的一个靶子。如果安南在他身上发火就上当了。

    而副警署长弗迪南德被安南如此问责,也没有什么意外的神色。

    很显然,他也是有备而来。

    安南话音刚落,弗迪南德警署长便立刻回应道:“真是非常抱歉,领主大人。今天看守城门的是个新人……”

    不知为何,听到自己这话,周围好几个玩家就都忍不住笑出了声。这让弗迪南德警署长心里一沉。

    但他很快调整了回来,面色不改的补充道:

    “……那孩子的父亲之前在战争中牺牲了,所以大家对他都太迁就了,养成了他有些怠惰的习惯。但大人,我向您保证,他的心肯定是好的……绝不是故意为难您。而我也将您缴纳的入城费都带来了。如果您现在就要的话,我们马上就可以还给您——”

    有点意思。

    安南微微挑了挑眉头。

    如果这大叔上来就把锅都丢到那个年轻门卫身上,安南反而有机会能借机发火,转而问责到他们身上。但弗迪南德上来就打感情牌,还暗示了一轮巴伯子爵的战场出身、罗斯堡内部的团结、安定与和谐,反倒是让安南一时之间无处下手。

    不过,如果这是巴伯子爵定下的计划,那他对安南倒也不算看轻。至少也是当成一个能听懂人话的成年贵族来看待的……以他的骄傲程度来说,这已经算是很尊重安南了。

    于是安南也聪明的没有接茬。

    他只是似笑非笑的问道:“我想你们应该是来灭火的吧?

    “我倒是没想到,罗斯堡的治安卫队的消防效率居然如此及时——那你们赶紧进去灭火吧,火势扩散可就不好了。”

    安南双手背在身后,发出清澈而悠扬的声音。

    见安南如此沉着,弗迪南德也有些头痛。

    说好的更麻烦的那个人是萨尔瓦托雷呢……

    这小领主都这么麻烦了,那个萨尔瓦托雷是得多精明啊……该说不愧是黑塔之子吗?

    弗迪南德沉思良久,还是打算保险起见,不跟着安南的节奏走,而是按照最开始自己拿到的剧本演戏:

    “你们进去,帮忙救火!”

    弗迪南德副警长扬声命令道。

    他身后的警员们纷纷应和着,冲了进去……开始试探性的救火。

    黑火哪里是水能浇灭的?但他们来到这里,总不能什么都不做。

    哪怕是忙碌起来,当个背景板也是好的。总好过跟在弗迪南德身后,戳在那里充当路灯要好……

    在警员们离开之后,门口附近的灯光很快就暗了下去。

    在黑暗之中,中年的副警长凑在小声对安南说道:“子爵大人,要我向您致谢。”

    “他说……多亏了您,他才能从那个卑鄙的黑巫师的心灵控制下得以解脱。”

    弗迪南德面不改色的说道。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