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仙武半侠传 > 第22章 逃离
    “我不想杀你,告诉我,七煞门的事,你知道的一切……”

    姜少峰拄着刀走到了疤脸的身前,一刀劈下将他的刀锋打到了地上。

    “叮~”

    疤脸长刀脱手,刀锋钉地数寸,来回摇摆着斜立在了地上。而这一幕落到疤脸的眼里,成了击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双腿一软直接跪了下来。

    “黄公子,饶命!饶命!”

    疤脸非常熟稔的跪地磕头,没一会功夫额头都磕出血色了。

    “别废话,说七煞门的事!那什么尹长老,什么少主之类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有这玉的人很多么!”

    姜少峰可没有心思和他打马虎眼,长刀一甩削散他的发髻。

    “这~”

    披头散发的疤脸汉子声音一听,脸上不由得闪过恐惧之色,似乎对于七煞门的事情很是忌讳。

    “别废话了,快说!”

    姜少峰长刀一落,疤脸感觉右额一疼,丝丝黑发飘落了下来。

    “我说,我说~”

    疤脸失态的叫唤起来,捂着脑袋仰跌扑倒了地上。姜少峰神情稍松但是二人都没有发现,已经被‘钉死’的阿山突然动了动手指。

    疤脸捂着脑袋说着,“七煞门是三十年前在云琅郡出现了一股势力,巅峰时期……”

    通过疤脸的话语,姜少峰大致了解了这个七煞门是个什么样的势力。

    云州乃是大离帝朝七十二地州之一,立州万载以来,一直以来都由着本土最大的四大势力轮番掌握着云州大势。

    两百年前,神州大地改天换地,一番争龙之斗后,大离姬氏入主核心九州,立大离帝朝,名义上一统人族八百州。

    争龙之斗中云州偏安一隅,四大势力没有任何一个掺合进了其中,和大离朝廷的关系都说不上好。大离官员入驻云州,四大势力依照惯例,让出了四郡通琅的云琅郡作为云州郡治之地。

    云琅郡,自此脱离了云州主流,进入了大离官府掌控的时代。

    云琅之地武风极盛,江湖和朝堂一直有着矛盾,因为四大势力的原因,大离朝廷不能派修为过强的高手进入云州,而云琅江湖人士也知道分寸,所以云琅郡虽然一直动乱不休,但总体局势还算平稳。

    这样的安生日子一直到三十年前,平衡被打破了。三十年前,云琅郡先逢大旱又遭寒灾,官府赈济不利,百姓流离失所。

    这些加起来还不算,偏偏当时的云州刺史是一个上任不到一年的镀金二代,碰到流民四起的情况,脑子一热直接派兵镇压,这下子可就捅了马蜂窝了,云琅郡大小山头势力掺合搅局之下,局势失控。

    云琅郡陷入长达十余年的动乱之中,七煞门主黄举天就是那个时代的枭雄人物,一柄天煞刀纵横云琅,一手创立的七煞门最绝巅之时,打下了大半个云琅郡。

    “黄举天!”

    姜少峰的眉梢微紧,这个名字,他好像听过,原身之母好像和他刀王关系很不一般的样子。

    “咔~”

    姜少峰正思索之时,一声轻响让他警醒过来。

    姜少峰连的偏头看去,只见原本被他钉在门板上的阿山居然拗着刀子挣脱下来,在他看过来的时候已经一脚踏着门板翻过了矮墙。

    “铛~”

    还没等姜少峰追击,又是一声轻响,跪地的疤脸已经起身持刀,一脚踹到刀背上,刀锋朝着姜少峰上撩而来。

    “咻~”

    姜少峰身子朝后一仰,右手的长刀已经脱手,划过一道诡异的弧度后,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在疤脸的喉部带飞一朵血花。

    “该死!”

    姜少峰拄着拐杖站了起来,没有去看还在微微颤抖的疤脸,目光透过墙缝,被一柄长刀贯穿的阿山已经骑了匹马逃了。

    “咳咳咳~~”

    阿山的逃跑让姜少峰一阵气急,被压抑住的后遗症瞬间爆发,一阵干咳中身子一个踉跄,右膝一软,要不是拄着拐杖,差点就倒在了地上。

    “小峰!”

    晴儿一阵娇呼,对于姜少峰的担心压下了心中的恐惧,几个窜步跑到了姜少峰的身边小心将他扶起。

    “呼~”

    姜少峰气喘如牛般深呼吸片刻,从口中挤出几句话道:“他还会带人回来的,别在这儿呆着,带我走,别走官道。”说完,他身子一僵,而后开始打颤,一会热一会冷的非常吓人。

    “小樱,小兰,快点来帮我~”

    晴儿连声惊呼,之前被她吩咐躲到外面别出来的五个小姑娘忙的跑了出来一起帮着晴儿将姜少峰抬到一块门板上。

    原本缩在墙角的小乞儿们瞬间乱作一团,姜少峰的话虽然小声,但是整个院子就这么大,他们都听的很明白,那个恶人还会带人过来。

    ……

    乐昌县城外,荒村小院内,四周一片漆黑的深夜,窜天高刀王火堆显得格外的刺眼。寂静无人刀王小院又迎来了访客,胸口缠满绷带的阿山,此时一脸紧张的望着蹲在地上的中年男人。

    “好快的刀,这人的刀,绝不是一朝一夕而成,起码下了数年的苦工。”

    蹲在地上的人站起来拍拍手,他身形高大,身穿玄衣,外罩红布背甲,小腿上绑着绑腿,腰间系着一条青丝织带,一个绣着赤章的香囊悬挂在腰间,一副公门中人的打扮。

    “你们五个,也算是分舵的老人了,这次居然栽的这么彻底,要不是你天生心脏异位,怕是你们都得死在这儿。

    你们都成了瞎子么!连这人身负武功都看不出来,替人疗伤,鞍前马后让他养足精神,要不是老广这个混球坏了事,你们怕是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啊!”

    这人两只如鹰隼眸子一般寒冷的目光刺视着阿山,令他的心里不住发寒。

    阿山连的跪下道:“刘头!这次~”

    “行了!”

    这刘头一挥手阻止了阿山的辩解,冷哼一声嗤笑道:“用得着我的时候认我当头,觉得翅膀硬了一脚踢开,现在有麻烦了又来找我,你这是把我当成什么了。”

    刘头一阵劈头盖脸的臭骂,乐昌县分舵,他是几个最主要的头领之一,分管乐昌县城据点,原本乐昌县发现‘少主’这种事情绝对是绕不过他的,功劳肯定也是最大的一份。

    可是他明面上另有身份,这两天被官府上面大人物要求严查乱党,所以对于据点的事情有些疏忽了。

    这个时候疤脸五人得到了玉佩的消息,他们之前因为一些事情和这个刘头有些不快,一不做二不休准备直接‘昧下’这泼天大功。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