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座发电厂 > 第53章 白眉老僧
    等寒天云再次醒来,已是趟在一张小床上。

    房间很小,也很窄,只有低矮的房门处透入一丝光亮,显得阴暗而潮湿。

    空气中散发着一股被褥发霉酸臭的味道。

    门口处有一张小桌,两个老者正坐在那下棋,挡住了大半射进屋内的光亮。

    那背对而坐的老者头上挽了个道髻,腰上挂了个酒葫芦,像是一个道人。

    而他对面的是个老僧。

    一僧一道长久地没有说话,就如入定了的老松。

    只有哗啦啦的水响从屋外隐约传来,显得这房中愈发地静谧。

    寒天云瞪着一双眼,将这房间打量了第四百九十八遍后,终于听到了那他们的对话。

    “呸,老秃驴!”

    只见那道人将手中的棋子哗啦啦全掷在棋盘上,从腰间摘了酒葫芦,猛地喝了一口,不忿地朝那坐在门后阴影里的老僧骂道。

    “明年再来,兴许能赢。”

    那坐在阴影里的老僧,声音很是沙哑,缓缓回了一句。

    “枉我万里而来,一局都不让赢,小气!”老道将酒葫芦挂回腰间,拍拍屁股站起,朝着门外便走。

    “不送!”阴影里的老僧惜字如金,待老道迈出房门,便吱呀一声将门重新掩上。

    房间里变得更加昏暗。

    寒天云怔怔地看着这一切,心中充满了无数疑团。

    他很想问问那坐在阴影里又像是入定了的老僧,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惜他现在除了眼睛能动之外,身体的其他器官都没有了知觉。

    想来是被妖树那恐怖的一箭造成了可怕的伤害。

    所以现在的他很尴尬,只能瞪着眼,等那老僧自己走过来,为他解答所有的疑惑。

    但老僧坐在桌旁,仿佛入定了。

    寒天云只能拼命去想自己被绑在妖树树干上,被巨弓射出后发生的事情。

    可除了一片白光之外,他的脑海里再没有任何一丝关于那恐怖一箭的记忆。

    最后他只能再次瞪着眼珠,重新将这低矮的平房仔细打量了一千三百五十六遍。

    终于,低矮的房门吱呀一声开了。

    一个送饭的杂役,将一碗饭和三碟素菜丢在桌上,飞快地转身,就要离去。

    “小哥,明日送二份饭。”老僧突然开口吩咐。

    “切!没有。”杂役冷笑一声,拎着食盒退出房门,迅速离去。

    老僧叹了口气,再次将房门缓缓掩上。

    房中再次陷入了绝对的安静。

    过了半晌,寒天云听到了老僧窸窸窣窣进食的声音,就像一只偷食的老鼠。

    “吃独食是不好的!”寒天云不禁在心中嘀咕。

    虽然他现在完全感觉不到脖颈以下的部位,但想到自己若想恢复,不吃东西恐怕是不行的。

    可是那老僧像是完全忘记了他的存在,只在那自顾自地进食,不多时已将饭菜尽数填入腹中,颇为满意地打了个饱嗝。

    寒天云有一种愤怒的感觉。

    虽然不知道这种愤怒从何而起。

    终于,那老僧缓缓起身,端着一碟素菜留下的残汁,朝他走了过来。

    然后也没有任何征求他意见的意思,便将盘中的残汁尽数倒进了他的口里。

    寒天云感觉自己被羞辱了。

    此时他若能站起,一定要将这老僧暴揍一顿。

    当然,也绝对不会吃这盘中的残汁。

    可惜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承受着老僧的羞辱。

    老僧的脸上古井无波,对寒天云眼中闪过的愤怒视而不见。

    只是两簇白色的浓眉微微蹙起,连成了一条直线。

    似是对寒天云目前的身体状况并不乐观。

    他身上的僧袍油腻腻地,似乎已经几年未洗,有一股难闻的汗味扑鼻而来,让寒天云想掩住口鼻,却又动弹不得。

    老僧喂完他菜汁,也没和他说话,又坐回桌前,微闭双眼再次入定去了。

    房中再次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寒天云看着虚掩的门缝中漏进的天光越来越暗,显然天已黑了。

    本就阴暗的房中陷入了绝对的黑暗。

    那入定的老僧,竟连呼吸声也没有,像是一尊雕塑。

    寒天云心中感到无比诡异,却又对此无可奈何,只能干等。

    然后三天过去,那老僧除了有饭菜来时会交代那送饭的杂役要送两份饭食外竟是没有说过别的话。

    除了将盘中残汁倒入寒天云口中,他甚至没有站起身过。

    他就如一段枯木,坐在小桌后的蒲团上,了无生息。

    寒天云几乎要疯了。

    他本不是一个跳脱的人。

    性格可以说略显沉闷。

    但如此戈多似的等待,让他焦躁不安,迷茫仿徨。

    要知道他此刻的心中并不安定,甚至充满了无尽的疑问。

    比如妖树最后到底有没有破开那天边的大阵?

    小花被锁灵塔弹出百米,是否受了伤?

    奶娘在树洞里,有没有被波及?

    还有,这里究竟又是什么鬼地方?

    自己为何会像死鱼般躺在这里?

    这些问题,就像是钻心的蚂蚁,不断噬咬着他不安的内心。

    然而,没有人来解答他的困惑。

    甚至没有人跟他说过一句话。

    这对寒天云来说,实在是煎熬到了极点。

    好在第四天的中午时分,这一切终于结束了。

    一个浑身焦糊的少年,踉跄地推开矮旧的房门,朝着屋内走了进来。

    这少年浑身淤青、鼻青脸肿,身上还有阵阵青烟冒起,脚步一瘸一拐,模样有些凄惨。

    进了门后,他眯着眼朝屋内一扫,立刻发现了床上的寒天云,不禁朝着这边挪了过来。

    寒天云的心中不禁激动起来。

    终于有人来了啊!

    可憋死哥了。

    “嚯!你小子这伤......”少年在床前驻足,看着床上体无完肤的寒天云,瞪大了眼不可思议地叫嚷起来。

    “为了淬体成功,你这......也太拼了吧?”

    他又凑近了些,看着浑身是血的寒天云,躺在床上连动动手指都不可能,不禁啧啧怪叫起来。

    寒天云听着他略显张扬的声音,竟觉得很亲切。

    当下忙咕噜噜地转动着眼珠,想要和少年有一些交流。

    “嚯哟!不会是连说话都不会,只有眼珠能动吧?”

    少年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不禁更加诧异地用手拍拍寒天云的面颊,发现他真是毫无反抗之力后,不禁抚着额头,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唉,少年!你这样不珍惜性命是不对的。”

    “虽说你可能就是一穷逼,如果不淬体成功,就注定只能回去搬砖。但人生难道就只有淬体修行这条路吗?”

    他顿了顿,再次唾沫飞溅地说道:“其实人生有太多的乐趣,比如仙灵岛的海鲜,那滋味......啧啧!”

    “咦?你这样看我干嘛?哦!是了,你就一穷逼,跟你说这种海外的东西你哪懂啊!”

    “我和你说啊!前些日子,我在翠月楼见到的那个相好啊!就美极了.....”

    “唉!你又这样奇怪地看我干嘛?得,又不懂!和一穷逼说话还真是没有共同话题。”

    少年面上闪过一丝不耐,大刺刺说道:“总之,哥要告诉你的就是,这天下间美好的东西很多,千万别因为淬体失败就想不开。”。

    “你看哥现在不就很好吗?”他在寒天云床前转了一圈,带着一股浓烈的焦糊,身上青烟直冒,脸上却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神情。

    模样显得很是滑稽。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视频 股票涨跌停板怎么计算 盈配资 12月13号的股票分析 长江润发增发价 期货配资案中员工什么罪 南昌股票期货配资 期货配资 华融配资 悦配资 股票配资业务员怎么找客户 上证指数最低 股票融资软件_杨方配资平台 短线股票推荐每日一股 基金配资业务 p2p网络借贷理财平台 股牛配资